晴言情语

晴天总是在雨后出现,放慢脚步来杯香浓的咖啡,享受一下温暖的阳光,倾听晴天的呢喃......。◕‿◕。


Feeds RSS
Feeds RSS

Friday, December 2

迟来的叛逆

**好久好久没来打扫自己的庭院,也好久好久除了每天按时上班下班,顾孩子bla...bla...bla....今天终于想起这个被我荒废已久的庭院,终于拿起拖把来打扫打扫一了。。。**

话说今年流行奶奶灰的发色,虽然我每年的头发颜色都在改变,太年轻的颜色我还是不太敢尝试,心想说我明年也踏入30大关了,趁着最后的双十年华把以前不敢的,想玩的,想做的,都统统来尝试一次。
P/S:照片看起来不怎么灰 T.T

从中学时期开始就很想要一个刺青,那时候的刺青代表着黑社会,坏女孩,都是那些很大一个,不然就是玫瑰花,蝴蝶那种有代表性的刺青。再加上一直自我想象的用针一直往自己皮肤上刺,也自己做过小实验拿针刺自己(那之后年少无知嘛,先体验一下那种痛看能不呢个承受啊.....),就一直望而却步。

直到最近几年开始流行韩国微刺青,没有特定的图案,而且都是小小一个,很唯美的。而且近几年去微刺青的都是一些斯斯文文的女孩,又勾起我对刺青的向往。再加上老妹竟然还纹了两个回来.......Hmmm....我终于鼓起勇气想要尝试了.......

刚好老妹在槟城有相熟的纹身Artist,帮我预约了,在之前我已经想好了要纹的词~Wife(William i Frances Eunice )是我们一家三口哦,暂时留个伏笔,等机会生多一个孩子把他的名字加上去之后再Close Case吧,嘻嘻。我举棋不定要纹在哪里,是后颈还是手腕,最终决定在手腕吧。帮我纹的是一位好年轻的帅师傅,师傅先把字体打印出来在转印在手腕上,等个五分钟才会正式开始纹。在那之前,师傅好像即将做什么大手术版的,开始戴上手套整理工作台,所有的器具都换上新的套子保鲜膜,更别说是针头了。之后在换了一副新手套在开始“手术”。




终于好了~!!!没有想象中的痛耶!!因为是新的伤口,不让细菌感染,只好用保鲜纸封起来。


结痂了

后记:结痂之后的一个星期,开始脱皮还有痒。我的结论是刺青没有想象中的痛,也没人家说的那么恐怖,也是是经历过生孩子的那种痛远超了这个痛吧。不过,这种痛对我来说没什么,但是之后的痒,才是最闹心的说。



0 评论: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