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言情语

晴天总是在雨后出现,放慢脚步来杯香浓的咖啡,享受一下温暖的阳光,倾听晴天的呢喃......。◕‿◕。


Feeds RSS
Feeds RSS

Thursday, September 29

我是努珠德,十岁,离婚了

在报纸上看了一些有关沙地阿拉伯的报道,那里的大男子主义实在太可怕了,就和乐乐讨论这个话题。她介绍我一本书,所以就要乐乐帮我买咯。这个事情也是发生在阿拉伯那里,报纸也曾经大肆报道过。这个年仅10岁的女孩离婚了。乐乐说他的公司楼下正做这书展,她看到这本书,所以就托她帮我买了。乐乐上网找了一些资料,也有故事大纲,看了我更加有兴趣的深入了解这10岁的女孩是怎样度过那黑暗的日子。


转载于《飞言走笔


书名:我是努珠德,十岁,离婚了 《 I am Nujood ,Age 10, Divorced》

它是一部2009年出版的口述回忆录,口述者是书中的女主人公努珠德•阿里(Nujood Ali),撰写者是法国作家Delphine Minovi。这本书出版后被译成30多种文字畅销于世。当然,这部书不仅仅是要告诉我上述那些消息,那只是法国浪漫作家的一段浪漫的描述而已。真正的内容在标题中已经揭示得非常清楚了。如果用一句话简要地概括本书内容,那就是:一位10岁的也门版秋菊打官司,最后在伸张正义的法官和律师帮助下,成功地摆脱了一段包办婚姻,重新获得了自由和新生,也门秋菊也成了世界上年龄最小的离婚者。

这一句概括语的精彩程度甚至还不如书名来得简洁而铿锵有力呢,所以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展开叙述一下,先说女主人公努珠德的身世和家庭出生背景吧。她家与也门许多贫穷的家庭并无二致:人多力量并不大,家里的粮食则消耗得太快。努珠德的父亲有两个老婆,小老婆Dowla是他的远房表妹,育有五个孩子。努珠德是大老婆所生,在兄弟姐妹中排行第五。当然这排行榜仅针对于存活下来的兄弟姐妹而言,事实上,努珠德的母亲真不愧是大老婆,更是生育能力旺盛的大母鸡(女儿在开玩笑时这样说的),她一共怀过16个孩子,每一次怀孕对于这样贫穷的家庭来说都是巨大的挑战。在这16次怀孕中,存活率不过是50%而已,其中有三个是流产而去,一个难产而亡,另有四个早夭而逝,都是在2个月至4岁间病逝的。在那偏远的山谷村庄里,没有医院,甚至连流动诊所赤脚医生都不愿意涉足的地方,生育孩子的困难程度就可想而知了。
大约是1998年的夏天,努珠德出生了。她的母亲躺在一块垫子上,汗珠像黄豆一样滴落在草席上,痛苦呻吟的同时还乞求真主安拉保佑孩子平安。努珠德的大姐姐贾米拉(Jamila)充当护士,帮助母亲生产,然后用切菜的刀砍下婴儿脐带,随后再给刚出生的妹妹或弟弟洗澡、裹上衣服。努珠德出生后,年幼无知的她清楚地记得,多少个早晨,当她睁开双眼,发现妈妈的床上多了一个弟弟或妹妹。而妈妈只顾生,可管不了诸如孩子是哪年哪月生的这类事情。她记孩子的出生年月通常是根据季节、亲戚死亡、某个表亲结婚、搬家等不同的事情作为参照。努珠德的名字是祖父给起的,但在官方的任何文件中都没有任何记录,所以她的真正年龄无稽可征。
努珠德出生的小村庄叫卡吉(Khardji),在阿拉伯语中,卡吉意为“世外桃源”,这个处于瓦迪拉峡谷(Wadi La’a Valley)的小村庄只有五户石头房子,村民确是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每天早上,男丁出门干活, 而女人则在家操持家务,间或抽空到村里的小河里洗衣服,或是躲在树丛中偷偷洗个澡。厕所也是全天然的,草丛中陡然出现一个坑,四周用泥砖墙围了一圈,那就是这个村子里的露天公共厕所了。在努珠德的家里,一日三餐都遵循穆斯林的吃法:手抓饭。全家人围坐在地上,食物也是平铺在地上的条布上,穆斯林教徒用这种条布代替餐桌。精彩的场面出现了,全家十几口人同时伸手,卷肉卷饭团,然后塞进嘴巴。转眼间风卷残云,地上就只剩下七零八落的几个盘子了。我一个好朋友有五个兄弟姐妹,他向我形容过春节时他们家吃年夜饭的情景,也是转眼间灰飞烟灭。而努珠德家以两倍甚至三倍的速度在消灭粮食,你说可怕不可怕?
如果不是天有不测风云,这样的生活还是能够维持的,虽不能大富大贵,但也够得上安居乐业的标准。努珠德的父亲有80只绵羊、4头奶牛和一些蜂巢。这些牲口除了维持全家的口粮之外还略有赢馀,可以换点钱添置家用。努珠德和姐妹们不能像男孩子一样去上学,因为父亲担心女孩子在两小时的上学途中遭遇不测。但她们仍可以像同龄人那样,快快乐乐地玩捉迷藏的游戏,也可以用铅笔勾勒五颜六色的房子,也可以想象自己化身为海星,漂浮在蔚蓝的大海中……

然而天总不遂人愿,这种宁静的生活被一件突如其来的事情完全摧毁了。当努珠德只有两三岁的时候,有一天妈妈去首都看病。13岁的二姐梦娜(Mona)被村里的无赖强奸了。父亲回来后,非常生气,与村里人争执,并最终动用了随身佩带的武器jambia。在也门,几乎每个男人都佩带这种象征力量、男权的匕首,而根据他们部落的规定,这种匕首不能用于攻击别人或是自卫,只能用来帮助解决纠纷。在某种意义上说,jambia是部落正义的象征。但在女儿遭受凌辱的情势下,阿爸(aba)也顾不得这许多了,在争执时动用了它。随之,她们全家被部落赶出了这个愚昧落后却鸡犬相闻的村庄。而姐姐梦娜也成为牺牲品,迅速出嫁了。
努珠德全家搬到了首都萨纳,住在一个贫民窟的破烂房子底层,家里的牛羊鸡全部都留在村里。失去了生活支柱的努珠德全家顿时陷入了紧张的财政危机,父亲在市中心广场上找临时工,偶尔只能找到扫地的老鼠工,他花在咀嚼阿拉伯茶的时间越来越长。12岁的儿子费厄斯(Fares)迫于贫穷和自尊,不愿意上街乞讨,与阿爸发生了一场口角之后,离家出走了,去到了邻国沙特阿拉伯。

另一件令阿爸揪心的事是梦娜的丈夫某天在大姐贾米拉的床上,然后双双离家私奔,最后被拘禁于牢中。这些突如其来的打击令努珠德全家的生活发生了重大的变化。这时候,一个30岁的老乡在咬茶叶的时候,跟阿爸说:“我们联姻吧。”他要娶年仅十岁的努珠德为妻,作为交换,他的一位近亲嫁给努珠德的大哥默罕默德。
2008年2月一个寒冷的夜里,阿爸向努珠德宣布了这一消息。随后,婚礼就在紧张地筹备之中。曾经无数次想象着要身披白色嫁衣,手捧美丽鲜花的努珠德丝毫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就准备要嫁给这个在萨纳当快递员的30岁老乡费兹•阿里•泰玛(Faez Ali Thamer)。而阿爸认为将她嫁掉,家里就可以省一张嘴,同时也可以更好地保护这个女儿免于被奸污。很快,这笔合同婚姻就签字成交了。

努珠德被远嫁回卡吉那个偏僻的村庄——曾经是童年的乐园,现在却成了囚禁她心灵自由的监牢。在这里,她被婆婆看管着,不许出门与同龄人玩捉迷藏;每天得蒙着面纱,只有丈夫才可以看到她的脸。从萨纳回卡吉,努珠德一言不发。那段路途相当艰险,车几乎无法到达,很多人只能雇驴或骡子。只有少数司机敢于冒这个险,两个月就得换一次轮胎。行走在崎岖颠簸的山路上,努珠德听着当地著名歌星的歌:“上帝创造了艰难的环境,但幸运的是他把人类造得更加坚强。”(God made nature tough, but luckily he made men even tougher.)沿途还经过一片阿拉伯茶园,美丽的叶子和花的海洋,却是这个国家悲剧的源泉。
那个又老又丑的婆婆,脸上的皮肤皱褶像一只癞蛤蟆,被烟熏得黑不隆冬的牙齿偏偏缺少两颗门牙,头上顶着一块黑灰头巾。这就是努珠德第一次看到婆婆时的情景。新郎家徒四壁,一个小小的客厅和厨房,外加四个几乎没有家具的卧室,一盏昏暗的煤油灯闪着微弱的光。即便如此,努珠德还是觉得有一丝光亮和希望,更让她感到可怕的是,当新郎将煤油灯吹灭的瞬间,才是她厄运的开始——那个三十岁的野兽,不管她如何哀求,也不管当时协议上如何写的——硬是活生生地夺走了她的初夜。而且随后的几天,只要她稍拒绝,便是拳脚相向,有时还动用棍棒。那个长得像蜥蜴一样的婆婆还教唆说:“打得再重一些,她就是得听你,她是你老婆呀。”他们还联合取笑年幼的努珠德,平时把她拘禁在家中,甚至不许出门去溪里打水,不许抱怨,不许说不。

在卡吉部落流行一句话:“要想偕老白头,就娶九岁丫头!”(To guarantee a happy marriage, marry a nine-year-old girl.)对于九岁十岁的丫头努珠德而言,这段婚姻是一段不愿记起的噩梦。她一直在计划着如何摆脱,她想过逃婚,但谈何容易?机会终于来了,经过她不断地苦苦哀求,她丈夫终于同意带她回首都萨纳了。努珠德赶紧在他改变主意前收拾好自己的行囊,就这样回到了萨纳。但他不允许努珠德回到父母家,又是一番哀求后才回到父母身边。

“我要离婚!”她内心大声地叫喊着,可是环顾四周,没有任何亲戚支持她。母亲只会一味地哀叹,而且逆来顺受惯了的母亲明白一个道理:有时候你是无法违背自然规律的。而在也门,男权就是一种自然规律。阿妈(omma)能做的只是举起双手,向上天乞求赐给女儿幸福,并转而劝慰女儿:“这就是生活,所有女人都必须忍受这个,我们就是这样走过来的。”
虽然在婚姻合同中,努珠德的丈夫同意等几年让她有月经初潮后再与之同房,但现在他违背这条款,也没有人会再以此为理由维护努珠德的利益了。努珠德,这个十岁的小姑娘,唯一能做的就是依靠自己。但她不知道如何才能达到离婚的目的。

正在她举足无措的时候,她想到了阿爸的小老婆Dowla。这个二十岁才嫁给阿爸的女人住在临近一个更破的公寓里,靠乞讨为生。她的大儿子生下来就是残疾,现在八岁了还是不能行走。阿爸对他们的生活完全置之不理,她经常只能以茶代奶喂养自己的小儿子。当努珠德去找她的时候,这个阿姨用家里唯一的杯子替她沏了一杯茶,把乞讨来的200元里亚尔(200 rials,相当于1美元)的钱塞给努珠德,告诉她:“你可以去法庭申请离婚。”
努珠德就揣着这200里亚尔以及妈妈叫她去买面包的150里亚尔,上街寻找法院去了。她先坐公共汽车,但根本找不到法庭在哪里,她甚至都不知道法庭是什么样子的。后来她打的,才总算到了法庭里。在法官Mohammad al-Ghazi、Abdo、Abdel Wahed以及著名女律师Shada的帮助下,耗费了几星期,终于重新获得了自由!

开庭那天,法庭人山人海,水泄不通,从未如此满过。许多媒体记者都前来采访,也门时报(Yemen Times)登出第一篇文章,介绍这个世界上最年轻的离婚者的伟大事迹。一个沙特阿拉伯的商人颇受感动,委托熟人给了努珠德150,000里亚尔(相当于750美元),这是努珠德见过的最多的钱。另一个人说一个伊拉克妇女也准备给她一些黄金。国际人权组织则出资支助努珠德和她妹妹Haifa的读书以及上学打的的费用。新书《我是努珠德,10岁,离婚了》的版费也可以帮助这个家庭购买食物、付房租以及小孩的新衣,未来帮助努珠德完成当律师的愿望以及建立一个基金会去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女孩。2008年11月10日,努珠德来到纽约,接受Glamour颁发的年度魅力女人大奖,与她同台领奖的有著名女演员妮可•基德曼、美国国务卿莱斯、参议员希拉里。希拉里更是将努珠德称为“21世纪世界上最勇敢的女性”……

努珠德的离婚控诉在也门、阿富汗、埃及、印度、伊朗、马里、巴基斯坦等国激起巨大波澜:9岁的阿娃(Arwa)在父亲的逼迫下嫁了一个长她25岁的男人,听到努珠德的故事后也决定步其后尘;12岁的莱姆(Rym)自父母离婚后生活就陷入一团糟,为了报复,他父亲将她嫁给一个31岁的表弟,几次自杀未遂后,莱姆鼓起勇气敲开了法院的大门;2009年2月,也门议会也终于通过了一项新法规,规定合法适婚年龄为17岁,同时只有家庭没有经济困难的人才能娶第二个老婆。
可惜,在好消息接连不断传来的同时,间或也有悲剧在重新上演。一位9岁的女孩嫁给了一个沙特人,婚礼三天后就不幸死了。她的家人非但没有质疑这位女孩的死因,反而答应将死者7岁的妹妹嫁给她丈夫,以弥补对方的损失;2011年6月期的国家地理(National Geographic)刊登了一篇题为《童养媳的秘密世界》(The Secret World of Child Bribes),文章中揭露了更多的儿童婚姻、包办婚姻、交换婚姻的现状,读来令人扼腕……

努珠德是不幸的,但同时她又是幸运的。她无所畏惧地向旧习俗发出挑战,衷心祝愿她当律师的愿望能够达成!(这个愿望似乎非常困难,迫于家庭经济条件以及社会的眼光,她再一次从公立学校辍学,希望能找到一所适合她成长的私立学校。)

1 评论:

小熊 said...

看完这本书,我的第一个感想是,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竟然还存在着这种女性卑微的社会!

看着她嫁给那个男人,又如何从那个男人掌中脱离。

故事的起伏牵动着我的情绪。

这是一本好书。

Post a Comment